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家居 >
瑞幸 “挥泪斩马谡” 22亿造假背后 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隐秘 2020-04-03 13:27:31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瑞幸一招“挥泪斩马谡”,让近两个月投资者与浑水不断发出的质疑终于实锤了。

美东时间4月2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其公司首席运营官刘剑及其部分下属,从2019年度第二季度起就从事某些不当行为。在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参与伪造交易相关的销售额约为22亿元,这几乎是2019年瑞幸前两个季度的营收总额。

该消息公告后,瑞幸股价一度暴跌近85%,并五次触发熔断机制、交易暂停。截至发稿前,瑞幸股价报6.12美元,市值约14.7亿美元,在1月17日,瑞幸股价还曾达到51.38美元的巅峰期。

与股价同时缩水的是瑞幸投资者的钱包。美国证监会(SEC)对于处理财务造假一向严苛,等待瑞幸咖啡的将会是“巨额罚单”和来自投资者的“集体诉讼”。如果构成恶意证券欺诈,相关个人也将面临刑事责任。

当晚,《中国企业家》询问瑞幸咖啡及投资方愉悦资本对此事的回应,得到的回复为“一切以公告为准”。公告中,瑞幸态度明确,称会对该事件“深刻反思”,并已成立特别委员会进行内部调查,同时对刘剑和部分相关员工停职,以及终止与虚假交易相关的合同和往来。

在国内一些法律界人士看来,集体诉讼很有可能会导致瑞幸“倾家荡产”或破产关门。哈佛法学院公司治理论坛发文称:针对公司或个人违反证券法的行为,美国证监会(SEC)的民事处罚标准非常严苛,重者可能会被累计处罚至数百亿美元。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中国企业家》,瑞幸咖啡的财务造假或有三种处理结果:

第一,瑞幸咖啡将遭遇大量集体诉讼;第二,相关负责人将面临刑事调查,而这不仅是“被拎出来”的刘剑,瑞幸其它高层都有被调查、甚至被起诉的可能;第三,瑞幸或面临强制退市乃至破产。

但在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张巍看来,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其它被告”是否知道数据虚假这一前提。且如今瑞幸自爆的目的也是为了与“责任人”完全撇清。“瑞幸的高管不在美国,公司资产也不在美国,美国法院判了也执行不了,只能要求中国司法协助,但中美之间也没有引渡条款。”张巍告诉《中国企业家》。

此外,瑞幸财务造假将对辅导其上市的中介机构带来影响。

从瑞幸咖啡IPO的中介团队来看,不乏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国际、海通国际等知名金融机构。其中,安永为其审计机构。业内人士认为,瑞幸财务造假也将引发中介机构是否参与其造假的怀疑,但影响程度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此前被媒体提及较多的是安然财务造假事件。

资料显示,2001年,安然爆出财务问题后被立案调查,调查结果显示,1997年-2000年,安然财务虚增6亿美元。随后安然股价大跌,也因此不得不面对众多的诉讼与监管部门的巨额罚单,安然最终以破产告终。

美国证监会对财务造假的处罚有多狠呢?当年上市公司、涉案人员和中介机构被处以造假金额20多倍的巨额罚款和最高刑期24年的惩处,直接导致为其做审计的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达信破产。三大投行花旗集团、摩根大通、美洲银行因涉嫌财务欺诈被判有罪,向安然公司的破产受害者分别支付了20亿、22亿和6900万美元的赔偿罚款。

“在安然事件后,大家都非常谨慎,瑞幸咖啡的体量小很多,中介机构故意造假的可能性偏低。”张巍说道。

然而,ofo、乐视出现暴雷后,都出现了拖欠供应商货款、银行贷款、房东房租与员工工资等问题。在此之前,瑞幸咖啡就曾被曝出拖欠咖啡豆供应商货款,出现资金链困难的问题,如今瑞幸的众多供应商中包括不少上市公司,如:妙可蓝多(600882)、吉宏股份(002803)、分众传媒(002027)、顺丰控股(002352)等。

瑞幸会退市吗?

业界认为,瑞幸财务造假事件,或将对与瑞幸关系密切的神州租车造成重大影响。

浑水曾怀疑,通过收购宝沃汽车交易,瑞幸董事长陆正耀从神州优车转让了1.37亿人民币到他的关联方王百因。优车、宝沃和王百因延期支付超过12个月,将向北汽福田汽车支付59.5亿人民币。现在,王百因新成立的咖啡供应商在瑞幸总部隔壁。

瑞幸脱胎于“神州系”。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为神州优车董事长,他持股30.53%,为瑞幸大股东。但如今瑞幸暴雷,摆在其面前的则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公告中所提及的关键人物刘剑则素来低调。

公开资料显示,刘剑与瑞幸CEO钱治亚同样来自于“神州系”。2008年-2015年,刘剑曾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总和效益管理负责人,3年后,刘剑又担任神州优车集团的收益管理主管。2018年5月,刘剑出任瑞幸咖啡COO,2019年2月成为董事,在瑞幸早期的招股书中,刘剑分配到了47408股的认股权。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瑞幸承认造假,更多的促因是来自浑水发布的做空报告。

1月31日,做空机构浑水在Twitter发文表示,收到了一份长达89页的匿名报告,这份报告列举了瑞幸咖啡数据造假的“铁证”。该举报者称,共派92名全职和1400名兼职调查员,收集证据,并在报告中附上瑞幸25000多张小票,并掌握了10000个小时的门店录像,拥有瑞幸大量的内部微信聊天记录。

报告认为,瑞幸在2019年三季度和2019年四季度,每店每日商品数量分别夸大了至少69%和88%。

虽然瑞幸在2月3日对该份报告给予否认,但这引发了美国证监会的调查和关注。与此同时,已有多家律所对瑞幸咖啡提起集体诉讼,控告瑞幸咖啡作出虚假和误导性陈述,违反美国证券法。而该项集体诉讼已于2月13日在纽约南区地方法院立案。

据《券商中国》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共有158家机构投资者持有瑞幸咖啡股票,持股总数达4.6亿股,持股达23.93%。而在2019年3季度末,仅有94家机构投资者持有瑞幸咖啡股票,持股总数也仅为3亿股。这意味着,仅2019年四季度,就有64家机构新进入场。

从机构持股明细来看,瑞幸的投资者不乏美国银行、瑞银等国际知名投行。此外,在今年1月,瑞幸咖啡还通过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海通国际证券、KeyBanc Capital Markets和Needham发行900万美国存托股票(ADS),其中股东发售480万股。如今这一行为是否涉及欺诈发行,或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烧钱扩张模式之“罪”

从瑞幸咖啡成立之初,不管是其高调“叫板”星巴克的打法,还是“网约车”一样的高额补贴,都引起巨大的争议。但不能否认的,是瑞幸对行业的贡献。当然对于竞品而言,这样的“贡献”所导致的价格大战,也加速了行业的“洗牌”与小企业的“消亡”。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瑞幸数据造假的行为,或会导致整个行业在资本寒冬中更难前行。

早前,在星巴克与瑞幸咖啡快速扩张门店、展开线上争夺的过程中,同样聚焦外卖咖啡的品牌“连咖啡”一度“命悬一线”。2019年2月,连咖啡在北京、上海等多地大量关店,两个月过后,也正是在瑞幸成功递交IPO的第二天,连咖啡宣布获得新一轮融资。业内也有声音将这笔融资称为连咖啡的“救命钱”。

但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瑞幸咖啡真的难喝吗?此前,更多业内人士向《中国企业家》表示,至少从咖啡豆与咖啡机的品质来看,星巴克、Costa、瑞幸、连咖啡的选品并无太大差异。且在瑞幸联合创始人郭谨一看来,人们起初喝不惯瑞幸的原因,只是因为星巴克中度烘焙的口味更早教育了市场。

此前,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瑞幸发言人都称其希望做“咖啡的平权者”。可以肯定的是,其高额的补贴填补了中国“20元咖啡”的市场空白,Pick up自提门店聚焦写字楼人群,大力发展线上业务的打法也击中了中国咖啡市场原有的痛点。可以肯定地说,在中国市场,瑞幸跑马圈地的发展给予了星巴克一定的压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了星巴克数字化的转型。

同时,在更多人看来,瑞幸咖啡想要用数字化技术提升门店运营效率的理念也不能说是“天方夜谭”。新零售专家鲍跃忠曾向《中国企业家》直言,在“新零售”的领域里,盒马、便利蜂与瑞幸咖啡最值得关注。当然,所有互联网企业转战线下零售,都需要重视客户的服务、不断夯实传统门店运营的基础。

但绕不开的话题是,在瑞幸喊出“千家店万家店”的口号时,中国真的有如此巨大的咖啡市场需求吗?一些观点认为,瑞幸咖啡只是高举高打策略的又一案例。早前,“咖啡陪你”也有类似的口号,咖啡陪你在中国市场的门店已大量倒闭。

中国咖啡市场增长的迅速已无需多言,但在更多场景下,现磨即饮咖啡仍无法撼动雀巢速溶市场占据主导的地位。且对于较为成熟的一线城市,原有的咖啡市场或已相对饱和,不久前,精品咖啡连锁品牌GREYBOX COFFEE也被爆出多起的关店。如果说盒马是需要长时间培育的项目,那么瑞幸想要教育中国市场,这个时间周期一定更长。

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下,网约车一样“跑马圈地”的模式一定较难跑通,在国内资本遇冷的前提下,瑞幸的确只能收割大洋彼岸的“韭菜”。从2019年下半年的诸多举动也可以看出,瑞幸或面临难关,小鹿茶的拆分与加盟模式的推出也显得颇为急躁。

在更多人看来,与奈雪、喜茶相比,小鹿茶品类单一,没有咖啡的加持,竞争力薄弱。且小鹿茶本身就是一个不太成熟的项目。不久前,瑞幸甚至在平台高额补贴售卖电子产品,剑指拼多多,这样的行为,让人更多怀疑瑞幸现金流遇到问题。

其实在2020年年初,曾有接近瑞幸的人士向《中国企业家》透露,瑞幸在上海的所有门店已实现完全盈利。不论是否是数字游戏,只要能保证产品质量稳定、不断讨好用户、保证有足够资金烧钱补贴教育市场,瑞幸的故事本还是可以继续走下去,至少在相对成熟的一线市场,咖啡这样的饮品还算是年轻人的刚需。

遗憾的是,瑞幸在成功打出品牌、烧出一定市场份额后,几乎是在最好的时刻跌落,如果浑水报告为真,那么不透明的资本运作也将被诟病。“项庄舞剑,瑞幸或意已不在咖啡、坚果。”

行至今日,这个曾经动听的“中国咖啡故事”无疑按下了暂停键,瑞幸成也“数据”,败也在“数据”。更为严重的是,这样的造假行为会进一步削弱中概股在国际资本的形象。在沈萌看来,中资企业未来想要从国际投资者、私募基金拿到资本,或是在国际市场上市可能会更难。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联系邮箱:907 00 1799@qq.com
 

中国网购网 market.sosol.com.cn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