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文化 >
《2021年语言学年度回顾》探讨口哨语言 2021-08-26 14:22:03  来源:cnBeta

据外媒报道,在加那利群岛的格拉戈梅拉岛和埃尔耶罗岛旅游的游客经常能听到当地人远距离通过口哨交流--不是一种曲调,而是西班牙语。“好的吹口哨者可以理解所有的信息,”David Díaz Reyes说,“我们可以说,‘现在我正在采访一个加拿大人。’”

David Díaz Reyes是一位独立的民族音乐学家、口哨语言研究者和教师,住在岛上。

当地人使用希尔伯语交流,这是更广泛使用的口哨声语言的最后遗迹之一。在全球至少80种文化中,人们在需要的情况下开发了当地语言的口哨版本。对语言学家来说,这种适应不仅仅是一种好奇:通过研究口哨语言,他们希望更多地了解我们的大脑是如何从复杂的语音模式中提取意义的。口哨甚至可以让我们一窥人类进化中最戏剧性的飞跃之一:语言本身的起源。

口哨语言几乎是由生活在崎岖山区或茂密森林中的传统文化发展而来。法国国家研究中心(CNRS)的语言学家和生物声学家Julien Meyer在《2021年语言学年度回顾》上探讨了口哨语言这一主题,她称,这是因为口哨说话比普通说话或叫喊的意义要大得多。熟练的吹口哨者可以达到120分贝--比汽车喇叭的声音还要高--他们的哨声将大部分能量集中在1到4千赫的频率范围内,这高于大多数环境噪声的音调。

因此,Meyer和其他研究人员发现,口哨能被听懂的距离是普通叫喊的10倍。这让人们在无法靠近到大叫的时候也能交流。

Meyer指出,口哨语言之所以有效,是因为许多关键的语言元素都可以通过口哨来模仿。另外辅音也可以吹口哨。Meyer表示,吹口哨的人可以通过改变哨子的音调和清晰度来捕捉所有这些区别。这种技能适用于任何语言,即使是那些没有吹口哨传统的语言。

学习用口哨吹一门你已经说过的语言相对简单。Díaz Reyes的西班牙语口哨学生在课程的前两到三个月学习学会使用不同音调吹响亮的口哨。“在第四或第五个月,他们可以造出一些单词,”他说道,“八个月后,他们就能正确地说英语并理解每一条信息。”

这种口哨声的清晰度只适用于无音调的语言,在这种语言中,语音的音调对单词的意思不是至关重要的。(英语、西班牙语和大多数其他欧洲语言都是非声调的。)相反,对于声调语言来说,声音的意义取决于它相对于句子其余部分的音高。

在普通的声调讲话中,声带进行音高的调整形成声调,而口腔前部形成许多元音和辅音。但吹口哨就不是这样了,因为它不用声带。音调语言的吹口哨者因此面临着一个两难的境地:他们应该吹音调还是元音和辅音?吹口哨时,你只能吹出这两种声音中的一种。对此,他们必须做出选择。

在实践中,几乎每一种吹口哨的音调语言都选择使用音调来编码音调。对于声调复杂的语言如墨西哥南部的Chinantec语言,它有七种声调,或同样复杂的苗族语言,音高仍提供足够的信息来表达意思。但对于更简单的音调语言如Gavi?o--这是Meyer研究的一种亚马逊语言--只有两个音调:低音和高音,吹口哨的人必须把他们的对话限制在几个易于识别的刻板句子之内。

即使对于非音调语言,口哨语音也不像普通口语包含那么多的频率信息,但它携带的信息足以识别单词。当研究人员测试人们对口哨土耳其语的理解时,他们发现有经验的听者辨认孤立单词的正确率约为70%;对于常见的口哨声句子中的单词,语境有助于解决歧义,准确率提高到约80%到90%。

从本质上讲,人们在听口哨讲话时是从完整的讲话信号碎片中拼凑出它的意思。“常规语言是如此复杂--有如此多的冗余信息,”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心理语言学家Fanny Meunier说道,“如果我们有噪音,那么我们可以选择在信号中不同位置存在的不同类型的信息。”她研究嘈杂环境中的语言。

令人惊讶的是,语言学家对大脑如何做到这一点知之甚少。“我们仍不知道信号的哪些部分对理解信息有用,”Meunier说道。大多数研究这一课题的研究人员都是通过故意贬低正常的语言来观察听众何时无法理解。但Meunier认为,口哨提供了一种不那么做作的方式。“对于吹口哨,我们更像是,让我们看看人们自然地做了什么来简化信号。他们保存了什么?”她认为,对理解语言至关重要的信息一定就在这个口哨信号的某个地方。

由于Meunier和她的同事们才刚刚开始这项工作,所以她还没有什么成果可以分享。截止到目前,他们已经表明,即使是以前从未听过吹口哨讲话的人也能准确地识别元音和辅音,这比随机识别要好得多。此外,蔚蓝海岸大学的语言学研究生Ana?s Tran Ngoc发现,受过训练的音乐家在识别辅音方面比非音乐家做得更好,长笛演奏者比钢琴师或小提琴师做得更好。Tran Ngoc本人也是一名音乐家,她推测这是因为长笛演奏者接受的训练是使用t和k这样的音来帮助清晰地表达音符。“所以这种跟语言的联系可能是其他乐器所没有的。”

口哨语言还有另一个让语言学家兴奋的原因:它们跟语言学家认为的最早的原始语言的许多特征相同,在现代人类的黎明时期,言语和语言首次出现。语言的最大挑战之一是需要控制声带来发出完整的语音。我们的近亲类人猿都没有进化出这种控制能力,但吹口哨可能是比较容易的第一步。事实上,动物园里的一些猩猩曾被观察到模仿动物园工作人员工作时吹口哨。当科学家在控制条件下测试一只猿猴时,这只动物确实能够模仿数种哨声的序列。

使用口哨语言的语境也可能跟原始语言相匹配。Meyer指出,今天的口哨声语言用于远距离交流,通常是在狩猎过程中。吹口哨的人使用简单音调语言的公式化句子,跟我们的祖先可能使用原始语言与狩猎伙伴交流一些简单的想法的方式很相似。

Meyer 警告称,这并不意味着现代口哨声是这些原始语言的残余。如果哨声先于语音,那么最早的哨声就不需要对声带发出的声音进行编码。但今天的口哨声语言确实如此,这意味着它们是后来出现的,作为传统语言的附加语言,而不是它们的前身。

尽管语言学家和普通观察者都对口哨语言感兴趣,但口哨语言正在世界各地迅速消失,其中一些如墨西哥的特佩瓦语已经消失了。Meyer指出,现代化是主要原因,他指出道路是最大的因素。“这就是为什么你仍只在非常、非常偏远的地方发现口哨声,这些地方与现代化的联系很少,道路也很少。”

幸运的是,还有一线希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日前将加那利群岛的希尔伯语和山地牧羊人口中的土耳其语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关注可以导致保护工作。例如在加那利群岛,一场强烈的保护运动已经兴起,现在学校里教授希尔伯语,旅游酒店里也举行示威活动。“如果人们不努力,希尔伯语可能就会消失,”Díaz Reyes说道,“至少在那里,口哨语言的未来看起来是光明的。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联系邮箱:907 00 [email protected]
 

中国网购网 market.sosol.com.cn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